“一带一路”在制造债务陷阱? 最有发言权的他们有话说

发布时间:2019-06-14 09:25   来源:中国日报网  

中国日报网6月13日电 五年多来,“一带一路”从倡议到行动、从一国主张到写入联合国文件,国?#35270;?#21709;力日益扩大,给越来越多国家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。然而,一些国家却出于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原因,想法设法对该倡议进行中伤和诋毁,“债务陷阱”便是其中一种典型论调。“一带一路”是否会制造债务陷阱?其实,对于这个问题,“一带一路”的合作伙伴最有发言权。

“合作伙伴不是傻子”

美国《外交政策》杂志网站近日刊发了题为“中国‘一带一路’的合作伙伴不是傻子”的文章,剑指被西方媒体热炒的中国“债务陷阱外交”。

美国《外交政策》杂志网站报道截图

文章作者、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项目助理雅各布•马尔德尔(JACOB MARDELL)称,西方媒体在报道“一带一路”时,总是持一种?#22909;?#35770;调,例如谈论“债务陷阱外交”。但这种批评基调与“一带一路”合作伙伴国国内的情绪形成了鲜明对比。西方媒体忽视?#35828;?#22320;决策者的真实考量,未能正确理解他们对中国资金的态度。

文章指出,“一带一路”项目满足了东道国的?#23548;市?#27714;。尽管是中国提出了该倡议,但参与该倡议的国家并不是被动和不知情的接受者。相反,对于这些国家决心融资的项目,中国往往是最便利的贷款方。

马尔德尔还在文章中以塞尔维亚、波黑等巴尔半国家对“一带一路”的态度为例,阐述了为什么有越来越多的国?#19968;?#36814;这一倡议。

中企在欧洲修建的首座大桥——泽蒙博尔察大桥,被视为中塞两国友谊的象征。图为大桥全景。

文章称,在塞尔维亚和波黑,?#36127;?#25152;有人——无论是官?#34987;?#26159;普通民众——?#23478;?#31215;极地态度看待“一带一路”。他们将中国视为可靠的商业伙伴,并将“一带一路”倡议视为绝佳的经济机会。“中国很好。中国来这里是提供帮助的。”其中一名被采访的塞尔维亚人说道。

文章解释道,对于这些需要资金的国家来说,中国的务实作风显然要优于西方的?#39029;?#24335;做法。正如波黑财政部长、前驻华大使阿梅尔•科瓦切维奇所说,中国“是在做生意,而不是出售他们的意识形态”。

“我们迫?#34892;?#35201;发展资金”

据马来西亚《星报》网5月30日报道,柬埔寨首相洪森在日本举行的亚洲未来会议上表示,柬埔寨陷入中国“债务陷阱”的担忧是多余的。中国贷款利息低,风险低,不会对国家独立构成威胁。而且在使用中国贷款时,中国尊重柬埔寨的主权。

马来西亚《星报》网站报道截图

洪森说,我听到很多人说柬埔寨可能陷入“债务陷阱”。对于柬埔寨而言,我们根据项目需要进行借款,而中国的贷款利?#23454;汀?#26399;限长。柬埔寨总体债务?#28304;?#20110;较低水?#21073;?#21344;GDP的21.5%。

据报道,中国是柬埔寨最大的援助国和投?#25910;擼?#36890;过“一带一路”倡议为柬埔寨注入发展资金和贷款。

加纳“NewGhana”新闻网近日发文称,中国现在时常被指责在开展“债务陷阱外交”,即 “利用不可?#20013;?#30340;债务关系使合作伙伴陷入困?#24120;?#23588;其是发展中国家”。

然而,“债务陷阱外交”的案例从来没有被可信地论证过。以非洲为例,相比非洲大陆的外债总量,来自中国的借贷数量并不特别引人注目。2000年至2016年间,中国向非洲提供的1150亿美元信贷,不到中低收入国家6.9万亿美元债务总额的2%。

这是2018年6月1日?#32435;?#30340;列?#20302;?#38752;在肯尼亚蒙内铁路蒙巴萨站。由中国承建的蒙巴萨-内罗毕标轨铁路(蒙内铁路)全长约480公里,于2017年5月通车。新华社记者王腾摄

相反,来自中国的投资是非洲国家为其迫?#34892;?#35201;的基础设施融资的少数几种选择之一。中国为非洲3000多个战略基础设施项目提供了资金,并向非洲国家政府和企业提供数百亿美元的商业贷款。我们认为,在非洲与世界其他地区经济伙伴的合作中,从贸易、投资存量、投资增长、基础设施融资和援助等多方面看,没有哪个国家?#31995;蒙?#20013;国参与的深度与广度。

始作俑者到?#36164;?#35841;?

“债务陷阱”通常是指(政府)债务不可?#20013;?#30340;增长。把中国“一带一路”与“债务陷阱”联系起来的论调?#21152;?017年初。当时,印度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布拉玛切拉尼在其发表的一篇题为《中国的债务陷阱外交》的文章中称,中国通过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向具有战略意义的发展中国家提供巨额贷款,这些国家因此陷入中国的债务陷阱,并只能听命于中国。由于迎合了某些国家需要,“债务陷阱论”提出后被西方舆论热炒。

发展中国家的债务问题实际上由来已久,可以说,西方才是发展中国家债务负担的始作俑者。长期以来,发展中国家搞基建,只能从发达国家控制的金融机构如亚行、世行借贷,欠下债务由巴黎俱乐部、国际货?#19968;?#37329;组织处理。在这样的国际经济秩序下,发展中国家的命运完全受制于发达国家。因此,从本质上讲,它们面临的债务负担不仅仅是自身经济和金融问题,而是长期以来不公正、不合理的国际经济秩序的产物。

2017年5月12日,在尼泊尔加德满都,中国尼泊尔签署“一带一路”合作备忘录。新华社记者周盛平 摄

而且大量事实已经证明“债务陷阱论调”不堪一驳。尼泊尔?#24230;?#27665;审核网》5月29日报道称,将债务问题归咎于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是不公平的,自参与“一带一路”倡议以来,没有一个国家陷入债务危机。相反,正是通过参与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合作,许多国家摆脱了“没有发展”的陷阱。

其实,“债务陷阱论”被热炒的背后,是一种嫉妒和眼红心理在作祟。正如加纳“NewGhana”新闻网所说, “债务陷阱外交”的说辞之所以能在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引起更多共鸣,其根源在于?#40092;?#22269;家担心中国崛起为全球大国。

  责任编辑:吴艺舟

三重魔力闯关